张春静:事业是浪漫与苦难的结晶(天津日报专访)-世爵用户登录

张春静:事业是浪漫与苦难的结晶(天津日报专访)
发布时间:2009-4-5

 

 

     张春静说——
大学生创业最重要的就是把心态放下来,最终我们想的和实际是不一样的。要遇到很多很多困难,而且这些困难是你事先想都想不到的,遇到的结果常常也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但是你还是要去学习、去面对。
其实好的环境、好的平台、好的心情,都是要靠你自己争取来的。要靠自己身体力行地去做。不要以为你是大学生,别人就得给你这个,给你那个。要知道,在别人给你创造的平台上创业,和通过自己努力争取的平台上打拼,最后这个平台的大小是不一样的。没有毅力,别人给你的你也不一定站得住。
婚姻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投资。你想选绩优股,还是选潜力股?我要选就选潜力股。为什么?因为你还年轻,你和绩优股的资格不对等。你刚毕业你什么都没有,而绩优股一定是经过多少努力才绩优的,所以,不对等的关系是不牢固的。我选潜力股的原则是,我和他共同成长,使他成为绩优股。这个过程至少要共同走过10年以上的历程,那时候,他这个绩优股里面有你的心血,有你们共同回忆的东西,这种关系才能够牢固。
记者印象:
有激情,有梦想,还有眼泪……
张春静是那种不能一眼定性的女人,因为第一眼看见她时,与你后来真正听过她的讲述,她丰富多彩、又不无混乱的人生故事,她激情勃发、却又能很快冷静下来的理性思维,与她表面的柔弱有着太大的反差。她年轻美丽,知性又韧性,她能取得今天的成功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很少有从高校走出来的研究生能像她那样“蹦极”般地把自己摔到“泥坑”中从头做起,更何况,那时候她还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呢!
三月暖春,黄灿灿的迎春花和粉嫩嫩的桃花已经提前在枝头绽放了。
那天下午,在张春静公司的办公室里。比约定的时间稍晚,我们听到了楼道里高跟鞋轻盈的脚步声和女人之间的说话声,门一开,一个娇小的身影迅速地闪了进来,一身深蓝色系着宽腰带的长袖连衣裙相当抢眼,浅肉色的长筒袜裹着一双纤细的腿,脚蹬一双高跟鞋。虽然那天的气温异乎寻常地热,但她带进来的是一种比春天更炽热的夏的气息。
没想到,我们想象中的女企业家竟然是如此纤弱,又如此时尚,似乎还带着学生时代的气息。她眼睛大大的,黑黑的,一看就是故事中的人。她说,这一段时间她接受了太多的采访,已经不想再重复地“痛说革命家史”了。望着她那么瘦弱的身躯,我表示理解地把话题转到她的个人爱好、她的家庭、她的情感、她可爱的儿子等轻松的话题上来。然而,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汹涌而来的一定是她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那段岁月……
十几年前,还是河北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在读研究生的张春静就开始了她的创业历程。零资金,零起步,左手举着热情,右手抱着梦想,这个从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研究生都成绩优秀的小女子在完全不知道商海深浅、江湖险恶的情况下,大胆地迈开了她冲锋的脚步。由于还在读书,除了假期她没有完整的时间,只能插空做一些帮人跑推销的小生意。她主要做的是经销沙石料,拉料的车白天不能进市,所以无论是从蓟县还是唐山拉来的沙石料,她都要骑着自行车在漆黑的夜晚或天不亮的清晨赶往外环线接货,然后带着货主到建筑工地去送货。那时候没有电话,她常常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甚至是通宵。就这样干到年底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欠了80多万元的债,外地的包工头收了货不给钱玩人间蒸发,要债的就对这个讲究诚信的傻小丫实行围追堵截。
那之后,一年多的要债生涯成了她生命中的一出苦情戏。承包商层层转包,她只能一层层地寻找她债主的债主。她讲道,最刻骨铭心的是找当时建设开发的一位老总,听说这人特别不好对付,劝我不如找找关系,可我没有任何关系,又不能放弃。他欠的那30万对我来讲太重要了,我必须得要回来。可我到了那连楼也进不去,当时这位老总还负责着当地的拆迁工作,每天有许多拆迁户也来找。所以门卫特别严,想见到他根本就没有可能。我就只好天天在办公楼门口等着,每天不管刮风下雨,不管有没有希望,都要骑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到那儿在门口死等,就这样足足等了三个月。后来连传达室的大爷都于心不忍了,就问我:小姑娘,你天天来,到底想找谁呀?他还以为我是拆迁户呢。我说我是来要债的。大爷一听就摇头,说你看每天那些夹着包来的,都是来要债的。说你这就不好要了,太难了。他问我认识老板吗?我说不认识。他说,你这姑娘胆子也太大了。有一天都快中午12点了,我以为又等不来了,就想走,刚起身,大爷就招呼我说,别走,来了。我就看到两辆车开进院来,从上面下来七八个人。大爷告诉我,从其中一辆皇冠车上下来的那个个子不高的人就是老板。我就跟着这拨儿人混进了办公楼,可人家到了办公室就把门“呯”地关上了。这门我是敲还是不敲?我只能硬着头皮把门敲开,里边一屋子人正在商量事情,他们问我:你找谁呀?找他干嘛呀?这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浑身都在发抖,“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讲到这,春静的眼圈红了。她说现在好多了,以前她都不能提,一提就哭得说不下去。想象一下,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学生,每天要骑着自行车去讨债,每天起床时,无论她看到窗外的太阳是不是新的,她所面对的困难都是一样的。那真是一段不得不硬着头皮、厚着脸皮,备受煎熬的岁月。一切都历历在目,一切都刻骨铭心!所有的痛楚,所有的难堪,所有的悲愤,如同记忆的笔锋触碰了伤痛的宣纸,墨迹瞬间浸染,黑暗的日子立刻在眼前清晰地呈现……我忽然理解了她一开始对我采访这件事情的拒绝。
张春静的姐姐告诉我们,那还是前几年,在一次公司的年会上,春静唱了一首歌《掌声响起》: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经过多少失败,经过多少等待,告诉自己要忍耐……”歌声颤抖着,此时的春静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失败,等待,忍耐……这也正是张春静从一个高校研究生到如今的商海女杰创业经历的真实写照。
张春静简介
37岁。民建成员。天津新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大学生创业典范。不到10年时间,她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五金建材小公司打造成为资产近20亿元、上缴税收过1.5亿元的跨区域、多领域综合发展的投资集团。热心公益,累计捐款捐物达1600余万元。曾荣获全国文化创新奖、全国优秀创业女性“突出成就奖”、“天津市十大女杰”等荣誉称号。
访谈录——
记者:你当初出来准备自己创业的时候,跟你父母商量了吗?
张春静:没有。其实我读研的时候就开始在外面干活了,毕业留校后当老师,我父母特别欣慰,觉得女孩当老师多好,又有寒暑假,还受尊重。所以我也没告诉他们。直到我做得有成绩了,才告诉父母。
记者:你创业的时候已经有男朋友了,他支持你吗?
张春静:我是1998年正式出来干的。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我们谈了“马拉松”一样长的恋爱,这中间故事可多了,为了我创业的事也争吵过,但最后还是缘分比较深吧,他很理解我的激情与梦想。
记者:你出来创业的决心是怎样下的呢?
张春静:我上研究生时就开始在外边干了,我从上大学起就没让家里给过我钱。我有奖学金,女孩子又省,再兼几个家教,我的生活算比较富裕的,我从来没跟家里要过钱。上学时我干过好多种工作。比如报关,我英语好,在外企当过翻译。但人家要全职的,而我还在上学,又不能让人家知道,否则人家就不要我了。只能在暑假的时候去做几个月。后来这样零碎地干感到不行。那么究竟干什么能不用整块的时间,又能挣点钱?就是贸易,也有人问我,你刚开始做,为什么不倒化妆品这样的东西,而去倒什么沙石料。我没有本钱,倒不了化妆品。开始的时候,我是在建材公司给人家跑业务,后来自己也跑。我帮老板推销公司经营的沙石料。
记者:那你就必须要与许多陌生人打交道,对女孩子来说,这是一关啊!
张春静:沙石料最难做了,因为运沙石料的大车白天不许进市,而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我只有一个数字传呼机,有人呼了,我跑到公用电话回电话,然后告诉你,我几点发车,然后你到哪去接我。因为他们不认识工地。我就带他们跑工地。通常他们是从蓟县、唐山、秦皇岛那边过来,路上需要好几个小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说几点到,通常过不了。还有的半截有人要货他们就半路卖掉了。不管什么情况,我就只能死等。有时候我就拿军大衣一裹,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甚至更长。
记者:你那时候感觉自己还是个学生吗?
张春静:我一开始时,还傻傻地告诉人家,我是在读的研究生,我是在勤工俭学。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老板不信,包工头更不信。都认为我是在给自己贴金。每次见到我就找乐似的喊:噢,研究生来了!后来我就再也不说了。再遇到新客户我就不那么傻天真了,我就再也不提自己是研究生了,我就说我是初中毕业,高中没考上,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才出来干这个。这下他们都信了。后来再到工地上,就越穿得中性越好,大大咧咧的,和民工一起吃他们用筷子穿成串的大馒头,一串穿6个,就大白菜。
记者:那你开始干的时候赚到钱了吗?
张春静:开始曾赚过一点钱,但到后来就全成了债了。
记者:为什么?
张春静:那时候我刚下海,不懂。他要货我就给他供,他不给钱,越欠越多。我是1998年出来做的,到了年底就欠了人家累计80多万元。那时候就是傻,不清楚社会有多复杂。
记者:你不害怕吗?不怕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吗?
张春静:现在有好多人问我,很痛苦,回想起那个过程。每回忆一次那个过程都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记者:你是不是就有意识地把那些难过的事都屏蔽掉了?我感觉你在讲的时候在有意识地屏蔽掉一些东西。
张春静:是,就讲一些大致的结果。你看我给你讲的时候,我还尽量保持平静。就在前两三年的时候,提起这些事,我还在哭,几乎不能回忆。想想那些,真是很难受很难受。你想想,我要账整整要了一年多,就是每天去耗这个事情。包工头找不着了,就开始找他的上边,一层一层地找,最后找到开发商那,所有找到的人都说,欠债我们知道,但是没有钱给你。这每一层的环节,不泡你两个月,直到绝望了,是不会再往上一层去找的。谁要是能给我希望,我就不往上再找。直到最后也不接我电话,也不见人了。一开始我也没有电话,就只好天天坐在公司门口等人家。因为除了包工头之外,我不认识那些上边的人,办公地点不知道,电话不知道。天天就在那傻等。到处打听谁在哪办公,地址在哪……
记者:一年多后你讨债成功,一些债主还和你成了朋友?
张春静:也可能是我的傻真诚感动了他们,他们知道我的学生身份后,也都尽量帮我。后来,也是在他们的建议下,我从帮人卖房子开始,转而做起了房地产生意。这时我已经自己注册了一家公司。
记者:我觉得你与别人不一样,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到别人的公司打工,一开始就是要自己做老板?其实以你的学识,你的外语,如果你到外企做,说不定就能做到该企业中国市场的ceo呢!那样你就可以省却从头开始的创业过程了。
张春静:你问我这问题,还是第一次有人问过。在我干房地产的过程中,也有不少老板劝我到他们那里去,给我一个副总的位置,给我什么样的车和待遇,等等。我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大脑里就从来没有过这个问题。我如果是为了钱,或者为了安逸,那我呆在大学里是最好的。
记者: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张春静:也许是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就是为了证实自己是最优秀的。我一直是这样激励自己的,追求卓越,永无止境。我当时想的就是,我按我自己的想法,我要拼尽我全部的气力去试一试,我能做到什么程度……这也是我现在身体一直感觉不太好的原因。也许是我过度透支了自己的气力,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尽我全部的努力去把很多事情做得最棒、最稳妥、最好。
记者:当你彻底与工大分开的时候,这个决心你觉得下得难吗?
张春静:其实在我上研究生时就在外边跑,直到留校当老师也没停过。后来导师就对我说,我给你两年时间,你出去试试,如果不行再回来,那时你就彻底死心了,老老实实回来教学。当时出去的时候还觉得有退路,但其实真正干起来了,才发现其实是没有退路的。你干好了不回来,你干不好就更不会回来了。回来就证明自己的失败,我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记者:就如同有些出国的人回来后说,出国是一种不可逆的化学反应,再回来的我已不是当初的我了,已经从甲物质变成乙物质了。
张春静:可能没有化学反应这样明显,但无论从心灵上还是身体上都发生了很多变化,刻骨铭心的,再回不到原来了,回不去的。
记者:很大一部分的成功女性在成就事业的同时,个人生活都不太成功,而你却能够做到两不误,家庭、孩子都照顾得挺不错的。你怎么做到的?
张春静:我和我爱人感情特别好。其实像我们这样的,一个董事长,一个总裁,夫妻关系并不好处,观点不一样,听谁的呀?这也有一个过程,因为我们在共同成长,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都在互相自我修复的过程中达成一个和谐的状态。我们俩的关系太丰富了,是同学、朋友、同事,也是夫妻,孩子的父母,亲人。这种关系已经掺杂了很多的内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非常牢固了。
记者:你觉得大学生创业最不容易的地方是什么?
张春静:我觉得,一个大学生创业,首先要有激情,有梦想。最不容易的就是要战胜自己。对刚创业的大学生,我觉得他无法克服的是不能放下身段。就像我刚出来的时候,我要忘记很多东西,忘记自己的身份、年龄和性别。不管你原来是多么优秀、多么好。但在创业的跑道上大家是在一个起跑线上,把心情放下来,但梦想不能忘掉。把原来许多在学校想象中的东西放下来,那时候可能总觉得别人要来配合你,你就应该对我怎么样,就应该给我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平台……其实好的环境、好的平台、好的心情,都是要靠你自己争取来的。第二个最难的是选择。人生创业的过程,做事业的过程也是一个选择的过程。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你走哪条道都是要有成本的。那么在选择过程中首先应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第三,选择了就不后悔,不管你选择了什么。都要坚持下去。
记者:当你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怎么办?
张春静:我跟你说实话,人只要想干,你干的这个事只要不违反政府政策,你只要想干的事,就没有干不成的事!人必须要有这个信念。你只有怀着这样的信念,就算结果打了一半折你还能接受。不管你选哪条路,想要一帆风顺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打工,你是做得有声有色,还是碌碌无为,都是在你的选择。如果你说,你不想出色,就想碌碌无为,那我们就不谈了。我们今天谈的是想要创业,我希望过得更好一点,我希望能够实现自我价值,我希望自己的人生丰富多彩,那么你选择这条路的时候,未来就充满了挑战,因为你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事,那么就充满了不确定性,就充满了风险……

世爵注册的版权所有 天津新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tianjin cenval inestment group co.,ltd © 2011 地址:天津市东丽区华明工业园金地企业总部eod总部港a区   
|新华投资集团